中本聰的計畫-比特幣已經實現當初的夢想了嗎?

時間回溯到2008年。這一年,次貸危機爆發,金融危機席捲全球。如今我們在複盤此次金融危機時,美國隨意且不負責任的貨幣政策,被認為是這次危機的重要推手之一。而中本聰和其他密碼極客一樣,對這種不受監管的“中心”深惡痛絕。他想創造一種不受政府或者其他中心控制、永不超發的“貨幣”。

實際上,中本聰的這個想法並不是首創。早在1980年,荷蘭加油站帶來了電子現金,之後,B-Money,E-Gold,Hashcash等諸多電子錢出現。但因為雙重支付等技術問題問題,他們大多都失敗了。28年後,在雷曼兄弟因經濟危機破產一個多月後,中本聰帶著比特幣橫空出世,帶著建立一個新時代的試驗而來。

在短短13頁的白皮書中,中本聰這樣描述比特幣——一種完全通過點對點技術實現的電子現金系統,它使得線上支付能夠直接由一方發起並支付給另外一方,中間不需要通過任何的金融機構。之後,比特幣從極客世界擴散到現實世界,它離人們既遙不可及,又近在咫尺。人們對比特幣既支持又反對,既歡迎又排斥。

無論如何,比特幣已經走過10年。10年來,在13頁白皮書裡所立下的豪言壯語,比特幣都實現了嗎?

沒有“後門”的帳本

我們(we)在此提出一種解決方案,使現金系統在點對點的環境下運行,並防止雙重支付問題。該網路通過隨機散列(hashing)對全部交易加上時間戳記(timestamps)。

根據中本聰在白皮書中的描述,為了解決交易中產生的雙重支付問題,中本聰提出了點對點交易的方法來防止雙重支付。但是,要利用點對點交易來解決雙花問題,就必須用記帳的方法,並且為了讓去中心的點對點交易的帳本得到廣大“玩家”的認同,中本聰在比特幣中引入了基於時間戳記的隨機散列,並且讓其形成前後文相關的序列。也就是說,每一個區塊,都包涵之前區塊的資訊,這也就是為什麼稱之為“鏈”的原因。

中本聰認為通過記帳、讓帳目不可篡改的方式來強化每筆交易的安全性,這種模式在比特幣剛出世的時候,廣受追捧,收穫了一眾擁躉。然而經過比特幣十年的發展,人們發現事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根據原文摘要的這句話“除非重新完成全部的工作量證明,形成的交易記錄將不可更改”,由於採用了複雜的POW工作量證明計算,更改交易記錄將非常的耗時和需要大量運算,從客觀上實現了“不可更改”的目的,

誠然,通過使用複雜的POW證明,這讓更改交易記錄變得非常耗時並且對算力有著極高的要求。但反過來,這也給比特幣的交易帶來了一個條件,那就是每筆交易均不能後悔,每筆記帳不可篡改。就算是交易雙方或節點絕大多數人認同的記錄更改也不行。

2011年“門頭溝”事件,2012年的駭客盜取比特幣事件,“絲綢之路”暗網交易等事件,都是利用了這個缺陷。正是因為帳本不可篡改,這讓通過技術性回滾來挽回損失或終止非法交易變得難度巨大。人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比特幣的流失。

從CPU到GPU

我們提出了一種採用工作量證明機制的點對點網路來記錄交易的公開信息,只要誠實的節點能夠控制絕大多數的CPU計算能力,就能使得攻擊者事實上難以改變交易記錄。比特幣採用的是POW(proof-of-work)工作量證明機制,原則上,POW本質是一個CPU一票。在比特幣出現早期,礦工們大多利用CPU進行挖礦。但有一點值得注意,網路中的電腦數量一直在變化,因此,通過POW機制來統計CPU就顯得難度很大。這點,是中本聰在白皮書中沒有預想到的。

除此之外,CPU的長處在於串列指令,即不把前一個區塊的礦挖出來,就不會去挖下個區塊的礦。這樣的模式極大的拖延了挖礦的效率。人們把目光轉為長於並行運算的GPU。說起GPU,大家有可能感到陌生,但這個東西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那就是顯卡。GPU是圖形處理器,是顯卡的“心臟”。關注3C產品的人或許會感覺到,顯卡價格從2014年開始持續走高,甚至到了有價無市的地步。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在於比特幣挖礦。人們發現用GPU挖礦效率比用CPU效率高得多,於是紛紛囤積顯卡用於挖掘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後來出現更專業的ASIC礦機。

挖礦的邏輯一直在改變,但比特幣十年來依然使用最原始的基於CPU運算的工作量證明機制。這也是幣圈玩家一直在爭論的一個點:比特幣是否已經落伍了?

值得注意的是,中本聰撰寫白皮書是在2008年,在當時GPU的算力還沒有呈現爆炸式的增長,因此中本聰在當時提出使用POW機制無可厚非。但他沒有將往後出現的出現的情況做一個預案處理,或許這是一個失策。

安全和溯源

我們(we)將提出一種通過點對點分散式的時間戳記伺服器來生成依照時間前後排列並加以記錄的電子交易證明,從而解決雙重支付問題。只要誠實的節點所控制的計算能力的總和,大於有合作關係的(cooperating)攻擊者的計算能力的總和,該系統就是安全的。

在比特幣近10年發展中,“賽普勒斯危機”是一個重要的節點。2013年3月25日,賽普勒斯政府宣佈對境內存款超過10萬歐元的帳戶進行徵稅。面對“避稅天堂”突然開始的收稅政策,那些帳戶持有者大量買入比特幣,將比特幣價格從80美元推高到260美元。分散式帳本,交易全網廣播,交易匿名。這些是比特幣的特點,也是中本聰白皮書裡想做的事情,人們也認為比特幣會給他們的資產帶來絕對安全。但經過十年發展,回過頭來,比特幣真的能夠做到嗎?

電腦運行機制說到底就是算力問題,比特幣也不例外。中本聰在設計之初應該清楚帳本不可篡改的特性,上文中闡述過,帳本不可篡改其實是有副作用的。而這個副作用最直接的體現就在算力上。

首先,比特幣系統代替的是中心化仲介的信用,並不能保證交易雙方的信用,因此,交易雙方倘若有一方存在信用問題,那麼根據帳本不可篡改的特性,這筆交易是無法撤銷的。一旦你確認了交易,就算對方是個詐騙犯,那麼所造成的損失也是無可避免的。

其次,帳本不可篡改在本質上並不是事實上的不可篡改,而是篡改難度非常大。假設一個理想狀態,如果一個使用者掌握了全網51%的算力,那麼他可以對比特幣做他任何想做的事情。唯一有區別的只是51%算力是善良的還是邪惡的而已。換句話說,現有比特幣世界中的任何交易行為都能夠通過超高算力來實現回滾。

除此之外,比特幣一直引以為豪的匿名,在本質上也並不是絕對的匿名,中本書在白皮書中說交易要全網廣播,這樣儘管能保證交易的安全性,但意味著交易匿名性只是相對于區塊鏈外的世界,在區塊鏈內部是人盡皆知的。而要想獲取某次交易的資訊,只需要任意攻擊一位用戶便能找到。

比特幣的出現的確給交易安全提升了一個新高度,但比特幣不存在絕對安全。

難以實現的去中心化

本文提出了一種完全通過點對點技術實現的電子現金系統,它使得線上支付能夠直接由一方發起並支付給另外一方,中間不需要通過任何的金融機構。去中心化是比特幣以及區塊鏈最為顯著的特點。可以說是整個加密貨幣以及區塊鏈世界的精神追求。然後十年來,作為創世者的比特幣真的做到去中心化了嗎?答案是否定的。比特幣只做到了弱中心化。

首先,比特幣的去中心化是一個悖論,因為整個去中心化的規則制定以及交易模式全部都基於中本聰。目前加密貨幣市場其他加密貨幣其運行邏輯以及交易方法都與比特幣大同小異,沒有跳出這個框架。提倡去中心化者卻做中心化的事。這或許是一種諷刺。

其次,去中心化的比特幣交易基於中心化交易所。而在中本聰的白皮書中是明確宣導不提倡仲介。

最後,採礦網路地域中心化。四分之三的比特幣礦場位於中國,並集中在少數幾家礦商手中。比特幣採礦網路呈現顯著的地域中心化,這給標榜“去中心化”的比特幣網路造成威脅。

與現實妥協的“暗網黃金”

上文中,我們參照比特幣白皮書來對比比特幣這十年來的發展,總結了比特幣在發展過程中未能實現的事情。但是比特幣在落地以後,其發展軌跡也有偏差。

首先,面世以來飽受爭議,甚至不能被政府和貨幣當局視為“貨幣”。目前,比特幣在世界尚無全面普及開來,甚至在有些地方被判定為非法。其霸主地位也只是區塊鏈圈子裡的自娛自樂。

其次,自身缺陷暴露愈發明顯,能源消耗大、交易時間冗長、交易場景難以落地。

最後,後起之秀眾多,競爭激烈。目前,超過 1600 種的加密貨幣在流通。無論是比特幣,還是那些不受監督的實體發行的數千種加密貨幣,均摒棄以往的金融概念。借助全新的支付鏈道,才能保證其金融系統正常運轉。而相較於比特幣,區塊鏈技術似乎略受青睞。

在今年穩定幣熱潮出現以後,或許比特幣的地位還會收到進一步挑戰。隨著比特幣的升溫,一直默默無聞的區塊鏈技術成為熱點技術和話題。比特幣的區塊鏈技術並不等於區塊鏈技術,用戶可以使用這種分散式記帳技術,而無需使用比特幣鏈道。比特幣之後,借著比特幣之風演變的1CO等諸多比特幣衍生品擾亂正常的金融體系。

除此之外,75% 的比特幣交易是礦工之間的資金轉移和投機者交易的結果。同時,其依然是犯罪分子的首選貨幣,也是駭客洗錢的“最佳”途徑。由於炒家的介入,加密貨幣的價格漲跌起伏更加極端,套現、割韭菜。加密世界遍佈雷池,投機者愈加難以獲利。

美國區塊鏈安全公司 CipherTrace 7 月份發佈的報告顯示,數位貨幣已成全球犯罪分子洗錢的主要工具之一,在今年已查處的洗錢案中,約 12 億美元是通過數位貨幣進行的,而最常用的就是比特幣。比特幣所支援的絕大部分交易本質上是違法的。

儘管上述問題並沒有影響到比特幣霸主的地位,但想來應該沒有達到中本聰對比特幣的期待。他預想的場景並沒有實現。現在比特幣甚至整個加密貨幣市場都還蜷縮在一個小圈子裡,艱難求生。要想讓整個去中心化浪潮波及全世界,看起來還很遙遠。

如果把比特幣比作一個人,那麼中本聰發佈白皮書之際就是它在母胎裡成型的階段,2009年1月3日,比特幣呱呱墜地,開始了它平凡又崎嶇的一生。2010年底,中本聰消失,就像一個父親對孩子放手一樣。比特幣開始獨自面對這個世界。這個成長過程,有坎坷,有榮光,可能會實現當年的豪言壯語,也可能淪為某些人手中的工具。10年來,比特幣想做的事情都實現了嗎?有些是,有些沒有,有些甚至與最初的設定背道而馳。但歲月給與比特幣的時間還很長,比特幣10年不易,它也不止這一個10年。

文章轉載自:火星財經網 http://www.huoxing24.com/newsdetail/20181028210258749734.html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