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機價格半年縮水90% 賣不出去跟廢鐵一樣

“(礦機)停一分鐘都是賠錢……只能一邊挖一邊找人出手。”一位正在拋售礦機的礦工告訴Odaily星球日報。

文 | 小派克

今年下半年以來,二手礦機市場迎來一波拋售潮。礦機從年初的 2 萬一台到如今的 2000 一台,有時甚至還面臨賣不出去的狀況。

實際上,礦機拋售現象的背後,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市場正在經歷一次洗牌。馬太效應逐漸凸顯,小礦場和新礦工正在經歷生死存亡,而利潤更多集中在有資源和財力雄厚的大礦場一邊。

折半出售,跟廢鐵一樣

在“火速比特幣交易網”和“彩雲比特”等二手礦機交易網站,螞蟻礦機 S9 型號的二手礦機價格已經跌到 1200-1500 元左右,而比特大陸官網 S9 新礦機價格為 3000 元。牛市時,這款礦機的價格甚至被炒高到兩萬多元。

螞蟻 T9 型號的二手價格更是低至 500-600 元,僅有新礦機價格的三分之一。幣圈熊市之下,二手礦機市場的價格越來越低迷。

在彩雲比特網站上,截止 11 月 5 號總共有 2176 條交易資料,Odaily 星球日報統計,出售資訊佔據 72.8%,而回收資訊不足 28%。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這些二手礦機處於滯銷狀態。

據活躍在名為“幣印礦池小夥伴”的礦機交流 QQ 群的群友透露,二手礦機很多都賣不出去,尤其是舊的,因為舊礦機技術已經過時,功耗大,算力小,根本挖不過算力大的新礦機,“跟廢鐵差不多“。

不少礦工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目前在二手礦機市場拋售礦機的群體,主要集中在 17 年年底和 18 年年初入場的小礦工和小礦場。

那時,幣價高,礦機也貴。他們以很高的價格買入礦機後,遇到幣價大跌,挖礦賣幣的收益抵不過電費等成本,只好出手賣掉。但與持幣不同的是,幣價跌了可以持續持有,坐等回升。但礦機需要每天挖,就得每天交電費。扛不住壓力的人只能賣掉。

 

 

幾毛錢壓死小礦工

Odaiy 星球日報接觸到一位叫陳浩的礦機賣家,幾個月前因為聽說“牛市炒幣,熊市挖幣”這句話入場挖礦。但是礦機買來還不到 2 周,就在 QQ 群四處尋找買家,“因為幣價低,電費太貴”。

這一周以來,陳浩的心情如同東北的天氣,有些糟糕。一周之前,他買了 10 台螞蟻 DR3 礦機,專門用來挖一種叫 DRC 的小幣種。

機子未到之前,陳浩托人在瀋陽的舊工業區找了個廢棄的廠房。廠房連電纜都沒有。他大概花了 2 天時間,自己挖坑,埋電線杆,請電工拉電纜。原本計畫之後繼續擴大規模,因此還拆除了一些多餘的牆。

施工完成後,電工突然告訴陳浩,這裡的電費是按階梯電來算的。他大概算了下平均一度 1.05 元,與之前朋友告訴他的 0.5 元,高了一倍。而家用電才平均 0.8 元/度,西南山區的電費在 0.28-0.45 元之間。

無法承擔 1.05 元的電費,租的廠房只好退掉。拆了的牆又給人家補了回去。電纜和電線杆還在。

之後,有朋友在自己的組裝廠,專門給他空了個地方放礦機。雖然不用交租金,但每天都在耗電。

“這些加起來也有 1 萬多塊了。”他有些沮喪地說。

“為什麼不把礦機託管到山區?那裡電費低。”

“我要是認識那邊的人,我早就去託管了。”陳浩頗有些沮喪的說:“而且託管的話得要 100 台起,我只有 10 台,人家不給托。”

近期,陳浩在 QQ 群詢問是否有人回收礦機,但回復者寥寥。

陳浩這樣的人可以看做拋售群體的具體畫像,入行不久,既對這個行業不夠瞭解,又沒有資源找到低電費託管。因為一句投資邏輯就慌忙入場,在高昂的成本壓力下只能急急退身。

“就不能先停下來嗎?”記者問。

“停一分鐘都是賠錢……只能一邊挖一邊找人出手。”

去年 9 月陳浩沖入幣市時,買啥都漲,像做夢一樣。後來遇到熊市,虧損無門。他開始相信“熊市挖礦,牛市賣幣”這句話。於是想要在熊市挖些幣,然後在牛市賣掉。但沒想到,他對這句話的踐行,只用了一周的時間便以失敗宣告結束。

其實,這句話邏輯是對的,只是陳浩不知道還有個前提條件:你必須得有充足的財力和資源,足以支撐挖礦成本,才能熬過漫漫熊市。

顯然,陳浩走錯了劇場,他並不是這個故事的主角。

“你以前是做什麼的,還可以回去嗎?”記者問。

“已經回不去了,這是我最後的退路……”

大礦場還在盈利

經過一番波折後,陳浩終於找到了買家。劉哲凱與陳浩達成協議後,買了連夜的車票,從北京去瀋陽。

他和陳浩其實都在一個 QQ 群裡潛伏,與陳浩不同的是,他主要看群裡是否有人想賣礦機,他來回收。因為群裡消息更新太快,兩人沒在同一個時間交流過。

10 台礦機將從瀋陽快遞到北京,最終將送到劉哲凱的客戶手裡或者留著自己公司用。他說,他們公司不僅僅是礦機銷售公司,也在四川山區建有礦場,自己挖也給別人託管,有近 2 萬的礦機規模。

劉哲凱一邊介紹,一邊將手機遞到記者面前,點開存儲在裡面的視頻,“這就是我們的礦場,這個是水電站……”

視頻中,有一條溪,激流觸石,浪花四濺。溪水旁,礦場和水電站依次而立。發出的轟鳴之聲,不知來自溪流還是礦場和水電站。

他大概意識到聲音有點大,快速滑到下一個照片。照片裡是一輛小轎車停留在陡峭的山路上,山路周圍都是郁蔥的樹木。這是他們大致的礦場環境。

劉哲凱透露,像他們這樣規模的礦場拿到的電費是 0.38 元/度。目前每台礦機每天淨賺約 4 塊錢( 2 萬台礦機每天賺 8 萬),而去年能賺 200 塊( 2 萬台礦機每天賺 4 百萬)。他說,規模越大的電廠談到的電費越便宜。

“要拿到價格更低的電,實際上還要看公司的資源 ,比如政府方面的關係。”而他們公司是屬於火幣系的,這給他們帶來很大的幫助。“像幾千台機器的小礦場就活的比較艱難了”他強調。說話間隙,有電話進來向他詢問,是否還有某一型號的礦機。

實際上,像劉哲凱所在的公司,他們在挖礦、託管、銷售等多個環節都有產業佈局,規模效應使他們實際上付出的單位成本要比小礦工和小礦場小很多,因此也活的比較好。

劉哲凱透露,他們公司目前還在盈利狀態,只是相對而言沒有去年那麼暴利。

大企業攜帶資本趁機入場

趁著礦機價格暴跌,一些傳統大公司、資本方則趁機入場。

老礦工兼某礦場主劉先敏透露,近期有一些基金和上市公司都來買礦機。因為全球的傳統行業收益都非常低,大家都想在這個新的市場中找到機會。

“礦業又是實體行業,跟他們傳統世界的邏輯最接近。比特大陸的財報他們也看到了,收益那麼高。而區塊鏈整體的紅利還沒有消耗完,17年那個才叫小牛市。”劉先敏解釋道。

傳統資方機構和大公司參與方式無外乎兩種,其一投礦場,另外就是自建礦場。而對有些財報不太好看的上市公司來說,高現金流的挖礦是一種很好的自救方式。但他們最大的難點在於如何獲得政策層面的允許。日前,有些互聯網巨頭佈局非洲伺服器業務,就有人懷疑他們暗度陳倉,實際上做的是礦業業務。

除此之外,資本方和大礦場主普遍看好礦業。

極豆資本張議雲認為,礦業是區塊鏈領域的房地產。

老礦工劉先敏表示,礦圈作為行業基石,在為區塊鏈提供算力的同時,也為其引進最先進的錢包技術。他認為,挖礦的時候,礦池每 10 分鐘出一次,分給礦工的幣需要存儲,存儲就需要錢包技術。最早的錢包都是由礦池出來的。

大礦場主寶二爺則在微博表示已經在中東找到了 4 分錢的店,號召大家一起去中東佈局礦業。

國內最早的比特幣礦池魚池 F2Pool 創始人神魚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礦機主要是 POW 演算法的挖礦,而 POW 演算法的公鏈數量占公鏈總數的近 50% 。由此說明,區塊鏈行業對礦機的需求是廣泛而持久的。

在此之前,比特大陸因佈局 AI 領域,引得外界紛紛猜想,是不是因為礦機利潤下降,從而唱衰礦業。張議雲告訴 Odaily 星球日報:“人工智慧業務並不掙錢,但好講故事。目前來看,比特大陸財報上的主要利潤還是礦機。”

而關於未來,他表示比較看好分散式存儲挖礦,因此認為國內 IDC 機房(類似阿裡雲的機房託管)將會迎來春天。

編者按:本文來自區塊鏈行業媒體”Odaily星球日報”作者小派克,公眾號Odaily(ID:o-daily),經作者授權轉載。

圖片轉自Facebook社團:虛擬貨幣 Bitcoin 比特幣 萊特幣 以太幣 瑞波 礦機  交易網

圖片轉自Facebook社團:虛擬貨幣 Bitcoin 比特幣 萊特幣 以太幣 瑞波 礦機  交易網

 

現時的情況挖礦已經不再是一個「吃香」的工作,所獲得的利潤也不比以前高,但投入的成本比以前更高,所以整體來說不是一個好的投資方式。想要知道更多投資資訊,歡迎閱到本網其他文章。

 

投資一定有風險,投資有賺有賠,購買前應詳閱相關資訊

免責聲明:

1.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網立場

2.以上的礦機價格只供參考(非實際價格、非業配文),所以沒有顯示公司名稱,如有不當,敬請原諒及告知。

3.轉載/內容合作/尋求報導請聯繫 Like-BTC Facebook Page,未經授權嚴禁轉載,違規轉載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