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11月6日)證監會就加密貨幣發表新的演說,對加密貨幣持開放態度,並願意建立管理制度,所有有證券型的加密貨幣都需要被監管,但其他非證券型則不在限制內,例如穩定幣(Stable Coin) USDT等。這次的計劃主要對平台營運者進行監管;其次針對STO,全稱為「Security Token Offer」,即證券型加密貨幣/代幣。

其實STO源自2017年底從美國開始流行,對於在美國註冊的公司來說 STO是一個合法合規的ICO。目前看到的證券代幣(Security Token ST)和去中心化網路其實關係不大,大部份是利用Ethereum代幣作基礎,再加上監管層協議(Polymath, Harbor)發行映射股權或債權的Token。在符合監管要求的情況下分銷和交易,通過中間人和監管,把鏈下資產所有權和信息上鏈,通過代幣的形式流通。其目標是在一個合法的監管體系(比如美國SEC)下,進行token的公開發行。STO的前提是有監管,然後對發token的項目進行一系列的審核、調查(有點像IPO的發審,律師會計師入場)。
如:代碼監督、合規審查、團隊背調、反洗錢調查、資產調查等,效仿的是企業的上市IPO流程。


以下為證監會的相關新聞稿內容:

證監會對虛擬資產交易平台採取新方針

2019年11月6日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今天發表立場書 ,闡明關於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的新監管框架(註1)。在香港營運並就至少一種證券型代幣(註2)提供交易服務的平台,現時可向證監會申請發牌(註3)。

立場書強調,證監會只會向能夠符合嚴格監管標準的平台營運者發牌。這些標準與適用於持牌證券經紀商及自動化交易場所的標準相若,但同時納入了額外規定,以處理與虛擬資產有關的特定風險。

舉例來說,證監會將施加發牌條件,規定平台營運者僅可向專業投資者提供其服務,並確保其客戶充分認識虛擬資產,以及必須制定嚴格的納入準則以篩選可在其平台買賣的虛擬資產。此外,持牌平台將會被納入證監會監管沙盒,在一段期間內接受密切及嚴謹的監管(註4)。

證監會行政總裁歐達禮先生(Mr Ashley Alder)表示:“監管機構需對創新科技帶來的效益持開放態度,但亦應作好準備,解決某些金融科技為投資者帶來的風險。我們決定推行這個新的監管框架,是因為這顯然切合公眾利益,讓投資者能夠選擇在受到妥善規管的虛擬資產交易平台上進行買賣。”

證監會的新監管框架符合國際標準制定機構的建議(註5),並將有助投資者識別哪些交易平台同意接受規管或監督。然而,證監會希望闡明,在持牌平台上買賣的虛擬資產將不會受到適用於以傳統方式銷售證券或集體投資計劃的相同監管制度所規管。此外,如平台僅買賣不屬於香港法例下證券定義的虛擬資產或代幣,證監會便無權向該平台批給牌照或對其進行監管。

本會今天亦發出了聲明,告誡投資者注意與購買虛擬資產期貨合約(註6)有關的風險,原因是這些合約大部分都不受監管、高度槓桿化和容易出現極端價格波動。

備註:

  1. 證監會於2018年11月1日發出一份聲明,闡述有關可能監管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的概念性框架。虛擬資產以數碼形式來表達價值,例子包括“加密貨幣”、“加密資產”及“數碼代幣”。
  2. 證券型代幣為符合《證券及期貨條例》下“證券”定義的虛擬資產。
  3. 營運者如就至少一種證券型代幣提供交易服務,便會受到證監會的規管,並須就第1類(證券交易)及第7類(提供自動化交易服務)受規管活動領取牌照。
  4. 證監會於2017年9月29日推出監管沙盒,為合資格企業提供一個受限制的監管環境,以便它們使用金融科技來進行受規管活動。
  5. 國際證券事務監察委員會組織於2019年5月發表一份諮詢報告,為對虛擬資產交易平台上的交易活動具有法律監管權限的司法管轄區,列出了多個主要考慮因素及建議一系列相應措施。
  6. 虛擬資產期貨合約普遍是容許投資者就虛擬資產在某個未來日期的價格進行投機活動買賣的工具。

而上述新聞稿內容中提到的「證券」,其法律上是這樣界定的。根據香港法例第571章<<證券及期貨條例>>中附表1,第一部釋義中對證券的定義:

證券 (securities)指 ——
(a)任何團體(不論是否屬法團)或政府或市政府當局的或由它發行的股份、股額、債權證、債權股額、基金、債券或票據;
(b)在(a)段所述各項目中的或關乎該等項目的權利、期權或權益(不論以單位或其他方式描述);
(c)(a)段所述各項目的權益證明書、參與證明書、臨時證明書、中期證明書、收據,或認購或購買該等項目的權證;
(d)在集體投資計劃中的權益;
(e)通常稱為證券的權益、權利或財產,不論屬文書或其他形式;
(f)本條例第392條提述的公告訂明為按照該公告的條款視為證券的權益、權利或財產,或屬於如此訂明為如此視為證券的類別或種類的權益、權利或財產; (由2011年第8號第14條修訂)
(g)不屬(a)至(f)段任何一段所述的結構性產品,但就該產品發出載有請公眾作出本條例第103(1)(a)條提述的作為的邀請(或屬該等邀請)的廣告、邀請或文件,已根據本條例第105(1)條獲認可,或須獲如此認可, (由2011年第8號第14條增補)

但不包括 ——
(i)《公司條例》(第622章)第11條所指的私人公司的股份或債權證; (由2012年第28號第912及920條修訂)
(ii)在以下屬集體投資計劃的項目中的權益 ——
(A)《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第485章)第2(1)條界定的註冊計劃,或《強制性公積金計劃(一般)規例》(第485章,附屬法例A)第2條界定的該等註冊計劃的成分基金;
(B)《職業退休計劃條例》(第426章)第2(1)條界定的職業退休計劃;或
(C)與《保險業條例》(第41章)附表1指明的保險業務類別有關的保險合約; (由2015年第12號第144條修訂)
(iii)根據一般合夥協議或建議的一般合夥協議而產生的權益,除非該協議或建議的協議是關乎由任何人或代任何人所推銷的業務、計劃、企業或投資合約的,而該人的日常業務是推銷或包括推銷同類業務、計劃、企業或投資合約的(不論該人是否已屬或是否會成為協議或建議的協議的一方);
(iv)證明一筆存款的可流轉收據或其他可流轉的證明書或文件,或根據該收據、證明書或文件而產生的任何權利或權益;
(v)《匯票條例》(第19章)第3條所指的匯票及該條例第89條所指的承付票;
(vi)明確規定本身屬不可流轉或不可轉讓的債權證(但符合以下說明的債權證除外:債權證是結構性產品,而就該產品發出載有請公眾作出本條例第103(1)(a)條提述的作為的邀請(或屬該等邀請)的廣告、邀請或文件,已根據本條例第105(1)條獲認可,或須獲如此認可); (由2011年第8號第14條修訂)
(vii)本條例第392條提述的公告訂明為按照該公告的條款不視為證券的權益、權利或財產,或屬於如此訂明為如此不視為證券的類別或種類的權益、權利或財產;